广西师范大学纪委办/监察处/巡察办

一周“纪”录|严查微腐败、防止干部麻痹松劲……乡村振兴,监督怎么干?

2021年06月15日 纪委办 / 监察处 / 巡察办
分类: 廉防专栏

  要问纪检监察机关最近在忙啥,围绕乡村振兴开展监督,是一项重点工作。

  今年是实施“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党中央对乡村振兴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印发《关于在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开展专项监督促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指导意见》,对纪检监察机关开展专项监督工作作出安排。

  比如,“坚持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体推进,做到态度不变、决心不减、尺度不松”;

  “坚决查处民生领域啃食群众利益的微腐败”;

  “有力纠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顽瘴痼疾”;

  ……

  广西,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2020年634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5379个贫困村全部出列、54个贫困县全部摘帽。现在,全区有20个县被列为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节骨眼上,如何开展监督?监督中面临哪些新问题?正在探索哪些新路子?下面就以广西为例,看看村里的“监督进行时”。

一、

  脱贫后,腐败和作风问题不会跟着一起消失。

  吃拿卡要、优亲厚友、“雁过拔毛”、截留挪用等微腐败存量尚未清除,形式各样的新型腐败和作风问题时有发生。

  广西那坡县刚查处了一起巧立名目收取职工费用案例。

  今年初,那坡县纪委监委收到该县百都乡国营坡金综合场职工反映:“我申请银行贷款,综合场出证明盖公章收了我200元手续费。”

  经查,坡金综合场以“班子会议决议”为由,收取该场职工开具办理户口、退休、贷款等证明的“盖章费”“手续费”,去年以来累计收取2.6万元。该场场长、党支部书记、会计等3人均受到处理和处分。

  除了微腐败问题呢?

  “可能还会有疲劳症。”广西巴马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黄凤仙说,今年他们对驻村干部的作风问题给予了更多关注。

  巴马县是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驻村干部前几年神经紧绷,现在有些人认为可以松口气了,觉得农户该享受的政策都享受到了,就不再深入到农户家了解家庭情况、人员变化。但是,农村家庭人员、劳力变化频繁,一旦监测滞后,政策调整不到位,很容易出现返贫。

  加之今年驻村工作队大轮换,处于新老过渡阶段,老干部容易松懈,谋划乡村振兴发展、掌握村情新变化的积极性有所下降;新上任的干部年富力强有干劲,但对脱贫攻坚期间实施的项目不了解,资产处置经验不够丰富。有些环节处理不当、监管不到,还可能出现公共资产被侵吞的问题。

  对此,巴马县纪委监委持续加大监督力度,重点检查这几类问题:脱贫脱钩、摘帽摘责;漠视群众利益和意愿,对群众合理诉求推诿扯皮、冷硬横推;不结合实际盲目上项目、铺摊子;在农村产业发展问题整改工作中行动迟缓、弄虚作假。今年以来,针对落实控辍保学责任不力问题,已对10名县、乡、村三级帮扶责任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另一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广西环江县145名行政村第一书记、244名驻村干部今年继续“发光发热”,7450名帮扶干部坚守岗位。为防止驻村干部、帮扶干部麻痹松劲,县纪委监委对12个乡镇77个县直部门全覆盖开展监督谈话,提醒干部“打起精神来”。

二、

  脱贫后,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要求更高了。

  以前,“美好生活”是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

  群众现在更多期盼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

  黄凤仙说:“温饱问题解决后,我们发现群众的想法也在发生变化,现在群众更注重生态宜居、乡村文明,对党员干部腐败问题的反映少了,对环境卫生的反映多了。”

  以前脱贫攻坚主要是“对户”,紧盯“两不愁三保障”能否落实到位。现在和乡村振兴有效连接,要看整个屯、整个村体现出来的面貌和氛围。

  农村环境卫生脏乱差,这种尴尬“不能忍”。

  今年3月,河池市金城江区纪委监委向五圩镇党委政府提出整改意见:“你镇板鸾村拉丹屯水沟里垃圾成堆,一到下雨天,粪便泥水垃圾到处流,臭气扑鼻,请你们立即组织整改。”

  在区纪委监委的督促下,五圩镇在全镇开展“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美丽宜居乡村”行动。整改之后的板鸾村,文化气息浓郁,人居环境幽雅,花圃种着朱槿花,屯内道路宽又净。

  不只有吃饱穿暖,还有清风拂面,这才是群众心里向往的乡村生活。

三、

  乡村振兴,监督面临哪些新情况?

  “大家都感到了本领恐慌。”大化瑶族自治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覃伟东说。

  大化县也是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覃伟东发现,以前脱贫攻坚离不开“两不愁三保障”,监督检查内容更直观、更容易操作和实施,而乡村振兴更多的是各类项目建设、各种投资,监督检查的内容更复杂、更具专业性。

  都安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认为,在脱贫攻坚取得胜利后的衔接过渡期,有的基层单位存在不适应新要求问题,乡村振兴规划缺乏系统性,政策落实工作协同不到位,政策红利没有显现。

  大家都在努力探索新的监督招数。

  上个月,环江县的廉情监督联络站在两个村“试运营”。联络站有专门办公场所,统一标识和工作制度,并设立接访举报平台。联络站成员由村监会成员和各屯理财代表组成,主要职能是督促村委宣传相关政策,收集反映党员违纪的问题线索,收集社情民意。

  “我们先把这个模式运作起来,成熟后在镇里全面铺开。”廉情监督联络站的“产品经理”,环江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韦永碧说。今年村“两委”换届之后,书记主任一肩挑,设立联络站有利于加强对村里一把手的监督。

  其他省区市,也都在探索的路上。

  针对可能发生的返贫、致贫问题,浙江省纪检监察机关推动建立及时监测、动态调整的全流程返贫致贫监测机制。这个机制有多灵?有村民说:“我还没提出申请,村干部就主动上门,帮我办理了低保”。

  五年过渡期涉及大量项目建设、资金投入,重庆纪检监察机关围绕资金项目查风险,做到乡村振兴资金项目在哪里、监督检查就跟进到哪里。

  ......

  欲知下周大事,且听下回分解。(子不歇)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年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