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师范大学纪委办/监察处/巡察办

将帅诗词中的长征故事

2021年04月15日 纪委办 / 监察处 / 巡察办
分类: 廉政文化

   长征是军事战争史上一次震撼世界、彪炳史册的伟大壮举,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谱写的壮丽史诗,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征程中的巍峨丰碑。亲历长征的红军将士,用诗词记下了可歌可泣的战争史诗,记下了伟大的长征精神和长征故事。

  1934年8月,时任军团长萧克、军团政委王震率红六军团所部9700余人,从湘赣革命根据地出发,任弼时也随军行动。亲历战斗、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的李真作了《突破封锁线》一诗:“山头迎战赤旗飘,山下围嵎饿虎嚣。宿鸟归飞云蔽月,竹林惊动犬狂逃。夜驰小径人健步,晓察戎衣汗水浇。号角连声惊大地,破围砸锁任逍遥。”这首诗描写了夜间行军突破封锁线时的情形:宿鸟归飞,乌云遮月,只有穿越竹林的沙沙声。天亮后战士们才发现,军装全被汗水打湿。突围之后,我军吹起了雄壮的号角,围困在山下的敌人才如梦方醒。这次突围为中央红军长征起到了侦察、开路的先遣队作用。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夜渡于都河,踏上漫漫长征路。红军第五军团政治部主任的刘伯坚留在苏区坚持游击战争。他亲临架桥工地,废寝忘食地工作,从早到晚站立河畔桥头为战友送行。叶剑英渡河前与刘伯坚握手告别。后来,刘伯坚在作战中负伤被俘。敌人押着刘伯坚在大庾县最繁华的街道示众。刘伯坚气宇轩昂,丝毫不惧,回到牢中写下了《带镣行》:“带镣长街行,蹒跚复蹒跚。市人争瞩目,我心无愧怍。带镣长街行,镣声何铿锵。市人皆惊讶,我心自安详。带镣长街行,志气愈轩昂。拚作阶下囚,工农齐解放。”临终前,刘伯坚给妻子王叔振写了最后一封家书:“我的绝命书及遗嘱你必能见着”“你不要伤心,望你无论如何要为中国革命努力,不要脱离革命战线,并要用尽一切的力量教养虎、豹、熊三幼儿成人,继续我的光荣革命的事业。我葬在大庾梅关附近。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不能再写了,致以最后的革命的敬礼”。刘伯坚没有想到,在他写这封信之前,王叔振已在闽西游击区光荣牺牲了。叶剑英曾赋诗怀念这位伟大的战友:“红军抗日事长征,夜渡鄠都溅溅鸣。梁上伯坚来击筑,荆卿豪气渐离情。”诗中称颂刘伯坚既有荆轲之豪迈勇气,又有高渐离待友之深厚感情,回忆了长征出发时依依不舍互相告别的情景,表达了对战友的深切怀念。

  中央红军经过苦战突破了国民党的三道封锁线后,1934年11月下旬在突破湘江的第四道封锁线时伤亡惨重。中央红军原来准备到湘西同红二、六军团会合,而蒋介石已调集重兵,前堵后追。在这危急关头,毛泽东力主放弃去湘西的原定计划,改向国民党兵力薄弱的贵州前进。1935年1月,红军在乌江江界河发起猛烈攻势,强渡乌江。

  3月,红军四渡赤水后,挥师南下,再渡乌江。肖锋少将写下了《强渡乌江》:“乌江长来乌江弯,十里堤岸十八滩。疾风暴雨雷电闪,黄沙直奔桉子岩。两只竹筏荡扁舟,漂摇百尺才靠岸。悬崖陡壁三千丈,松柏崎峭挽青天。一一五个钢铁汉,铮铮铁骨英雄胆。绳子藤条绑带爬,何惧山高何惧难。”这首诗描绘了乌江的险滩湍流,展现了红军浴血奋战的英勇精神。肖锋在60年戎马生涯中坚持写日记,用笔墨记述下红军战士前仆后继、英勇战斗的图景。

  红军南渡乌江后,佯攻贵阳。正在贵阳督师的蒋介石慌忙把滇军主力从云南调来贵阳。红军立刻跳出贵州,兵分三路大踏步西进云南,前锋佯攻昆明。留在云南的滇军急于集中力量防守昆明,滇北各地和金沙江南岸的防御力量空虚,红军转而向北,在5月初抢渡金沙江。金沙江两岸悬崖峭壁,在这里架桥很不容易。当地船工自愿帮助红军渡江。5月3日至9日,历时7天7夜,7只木船将中央红军主力全部送过金沙江。敌人得知红军的行动后,花了很多天才追到江边,而这时红军早已渡江完毕。

  后来,还有同志编了一出新剧《破草鞋》讽刺蒋介石,说他尾随红军历经数省,历时半年,好不容易追到金沙江畔,却只在岸边捡到一双破草鞋。萧华上将的《渡金沙江》形象地描述了这件事:“云崖壁立,江水湍流急。奔袭皎平施巧计,夺取两船何易!甩开数十万敌,冲破围追堵击。蒋贼望河兴叹,拾点草鞋破屣。”张爱萍上将《堵敌》也描写了同样场景:“金沙浪激追兵来,穿越枪林攀巉岩。火焰山前布奇阵,笑贼尽捡烂草鞋。”

  红军过冕宁之后进入彝族地区。在泸沽兵分两路:一路走大道,到大树,佯攻富林;一路经现在石棉县栗子坪、擦罗到安顺场。擦罗当时有刘文辉的军粮站。红军把粮食分给当地群众。正是由于红军执行了正确的民族政策,顺利抵达安顺场。萧华上将诗云:“健儿巧渡金沙江,兄弟民族夹道迎。安顺场边孤舟勇,踩波踏浪歼敌兵。”欧阳文中将诗云:“喜得彝胞来引路,胜利抵达安顺场。”这些都表明了红军的军民鱼水关系。红军得到少数民族群众的支持是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

  夹金山是中央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雪山,垭口海拔4114米。1935年6月,毛泽东手持木棍与周恩来、朱德等一道徒步翻越夹金山。张爱萍上将作了《翻夹金山》:“夹金六月犹飞雪,红军渡泸从头越。夜宿南麓孤月升,晨攀北峰冷日斜。银海茫茫鸟兽绝,寒风凛凛休停歇。狂喜两军巧会师,欢声雷动天地裂。”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行程二万五千里、纵横11个省的长征胜利结束。1936年10月,红二、四方面军同红一方面军会合。伟大的长征精神,作为中国共产党人红色基因和精神族谱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深深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和灵魂。(王军)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