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师范大学纪委办、监察处

南宁“第一贪”(连载)

2009年3月03日
分类:警钟长鸣
“南宁第一贪”
                                                                     --- 张建辉的堕落与忏悔
 
                                                          
 
    “到这里两个多月了,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对“自由”二字的认识。以前上班工作,即使在农村老家当农民的时候,只要遵纪守法,都能享受到人生的快乐。而现在我被“双规”,还有进看守所、坐大牢,彻底失去了一个普通公民应享有的自由。失去了自由,才懂得“自由”二字的真正意义。自由对于人生是何等的珍贵啊!想想自己高中的大多数同学都在农村当农民,生活很艰难,自己比他们不知好上多少百倍;即便在都市,自己在处级岗位上,夫妻俩的工资福利收入不低,生活比较优裕,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呀。为什么就不知足呢?现在连“自由”都没有,谋求那么多不义之财干什么?又有何用?若有来世重新选择,我宁可选择过自由快乐的平民生活,也不会去违法奢求所谓的“富贵”。”
                                                                        --张建辉《我的深刻检查》

      在“双规”点,面对着办案人员和记者,张建辉一下子跪下来:都是我的过错,我愿意配合组织坦白交代自己的问题…….”

      见到这一情景,记者心里是别样滋味。“男儿膝下有黄金”啊,作日还是一名意气风发的局长,今天却落到如此地步。金钱是魔鬼,它可以使人上天堂,同样也可以让人入地狱。此时的张建辉可把自己恨透了:金钱的满足转瞬成空虚,愉快与欢乐,眨眼变为烦恼与苦痛。

但生活中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不见棺材不落泪”。此前张建辉对金钱可谓是贪得无厌,不择手段,肆无忌惮,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从2000年至2006年6年时间里,向他行贿的工程包工头共22人,行贿的次数达120多次,行贿赃款超过100万元者达7人,其中近半的包工头行贿的次数超过5次以上,最多的达15次。对于行贿者,张建辉一律来者不拒,巨细悉收。最多的收了一包工头底560万。

      从2006年开始,广西区纪委不断收到群众举报信,反映张建辉在当任南宁市邕江堤岸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工程招投标中与一些承建商相互勾结,暗箱操作,帮助他人中标,并从中大肆收收钱财的情况。这些信件并非空穴来风,有名有姓,时间,地点,数额具体,可信度很高,引起自治区纪委领导的高度重视,指示负责联系南宁市的自治区纪委检监察三室,对举报的内容进行初核。

     2007年3月27号,张建辉被采取组织措施-“双规”。

                                    
 

 

 “我对自己违法犯罪的行为,在思想上、在灵魂深处已有深刻的认识:一是没有认真改造世界观。党和人民的几十年培养教育,使自己从一名普通技术干部逐步成长为主持市级部门的处级领导。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职务的升迁,手中掌握一定全力后,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信念、理想动摇了,党员的宗旨意识淡薄了,禁受不住腐朽思想和拜金主义的侵蚀和考验,在工程建设管理中收收大量的不义之财,触犯了法律。自己的人生价值取向也严重扭曲,内心的追求是金钱和物质享受,贪图享乐的人生。”

                                                                                         --- ---张建辉《我的深刻检查》

与所有贪官一样,张建辉并不是一个与生俱来的腐败分子。他没有显赫的背景,没有富足的环境,经过自身的努力和组织的培养,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也曾以勤奋好学而赢得同事、领导的钦佩和赞扬。

毕业就分配到武鸣县水利局工作,工作6年多,也能够兢兢业业的干好自己的事情。后来,就调到南宁地区水利局,在那里干了4年,搞施工,搞一些管理。到1992年的时候,就从南宁地区水利局调到我们南宁市水利局来了。19933月份被提为南宁市水利局的副局长,到19955月份被提为南宁市水利局局长,200011月份就调到邕江堤岸公司做了董事长、党委书记,同时兼任市政府副秘书。

案发后单位同事客观评价他:“工作方面是有一定的魄力,敢想、敢做。”可惜张建辉没有很好把握自己,珍惜来之不易的荣誉与地位。他走上了领导岗位以后,长期痴迷一定红酒绿,沉溺于酒色之中,思想上长期处于亚健康和不健康的状态,行为和操守撒谎那个不检点。

一个本来很有前途的领导干部就这样跌倒了。他为什么没有站住呢?主要是信仰出现问题。一个人的信仰偏差了,就会迷失方向。

这种从根本上动摇是非常危险的。没有理想、信念,只有金钱了,只有欲望了,个人的欲望,贪得无厌的欲望。灵魂的扭曲,成了欲望的帮凶,使其倍的发酵和膨胀。

据张建辉交代,垃他下水的,是以前曾在武鸣县水利局共事过的顾某。也正是这一个“第一次”,使张建辉坠入腐败的泥潭,而且越陷越深,像瘾君子般无法自拔。

                              ---摘于《党风廉政教材/2008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