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师范大学纪委办、监察处

任建明 青少年廉洁教育:中国大陆的一个实践案例

2015年5月28日
分类:学习园地

 摘要:青少年廉洁教育对于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反腐败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性意义。本文以中国大陆为案例,介绍了过去约10年间,由廉政研究与教育学会以及多所大学的廉政研究机构等民间组织所主导而开展的大学生廉洁教育实践的主要情况,包括历程、体系和主要教育项目等内容。此外,对中国大陆大学生廉洁教育工作所面临的挑战、可供分享的经验以及取得阶段性进展的主要原因进行了总结和分析。除了个案的介绍和分析,文章还探讨了廉洁教育的一些基本问题,包括廉洁教育的战略功能定位及重要作用等理论问题、廉洁教育政策的演进以及廉洁教育的理想目标等。

 

关键词:廉洁教育,青少年,大学生,中国大陆

KEY WORDSIntegrity Education, Youth, Students of University, Mainland China

  

廉洁教育特别是青少年廉洁教育的重要性得到了理论研究和实际个案的支持,业已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也部分地纳入到国际和一些国家的政策,但廉洁教育工作并未落地生根和普遍开花结果,真正成功的地方仍然屈指可数。从全球来看,青少年廉洁教育依然面临着很多的困难和挑战,有鉴于此,及时对一些实际案例进行研究对于推动全球青少年廉洁教育就具有重要的价值。本文聚焦于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廉洁教育实践,进行一下个案的介绍和研究,希望能给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青少年廉洁教育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该个案研究所涉及的问题主要包括: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廉洁教育的基本情况是怎样的?有哪些值得与其他国家或地区分享的经验?之所以取得阶段性进展的主要原因有哪些?依然存在的挑战是什么?

一、廉洁教育的一些基本问题:理论、政策及目标

廉洁教育具有独特的、重要的、多方面的作用。青少年廉洁教育对于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反腐败或廉政建设来说具有战略性的重要意义。理论上已经对此有一些探讨,也有一些成功个案可资证明。迄今为止,青少年廉洁教育已经进入到国际公约或一些国家或地区的官方教育政策,源于民间的、自下而上的青少年廉洁教育实践也处于快速的发展之中。然而青少年廉洁教育工作面临的挑战依然是很大的,如何使之做到广覆盖、可持续并有效果,依然是一个没有得到较好解决的大课题。

1.理论分析

廉洁教育在反腐败战略体系中具有独特的功能和重要的作用。本人曾提出一个腐败与反腐败模型,该模型对于腐败的原因和治理腐败的基本对策及其功能定位进行了解释。该模型认为,腐败行为的发生有两个必要且充分的原因(或条件),即:腐败动机、腐败机会。用一个简单的公式来表示就是:

腐败动机 + 腐败机会 = 腐败行为

尽管外部的、环境的因素会影响到一个人的腐败动机,但腐败动机主要还是个人层面的、主观的,它根植于理性人的天性之中,是腐败行为得以发生且难以根除的深层的、持久的原因。而腐败机会则主要是制度层面的,是腐败行为得以发生的客观原因。

该模型认为:人类迄今为止的反腐败活动主要使用了三种或三大对策,即:教育、惩处、预防[2]

虽然惩处、预防和教育都可以影响或改变人的“腐败动机”,尽管相比于惩处和预防,教育影响人的“腐败动机”的作用具有软性的特点,但教育在反腐败中所发挥的作用依然是必要的、独特的和不可替代的。这从上面的模型介绍中也可部分地看出,即教育的主要作用是弱化、去除腐败动机,培植廉洁动机。如果人们都能从内心鄙视腐败行为,崇尚廉洁,自觉地加入到反腐败的行动之中,那人类彻底战胜腐败的文化、价值条件或基础就具备了。

当然,由于上述模型是对腐败和反腐败的宏观解释,因此,在有关教育影响腐败动机和腐败行为上的解释就没有那么具体。其实,人类行为具有复杂性,需要从多个维度,甚至需要针对不同类型的行为,从不同的视角去解释。行为科学就提出了“需求—动机—行为”的一般解释框架。虽然该框架也可解释腐败行为,即谋利(或名)的需求诱导出腐败动机进而诱导出腐败行为,但也有局限性,例如,并非全部有腐败需求和腐败动机的人都能最终实施腐败行为,能否达成腐败还需要外部条件,即腐败机会。此外,行为科学解释的政策含义也比较局限。相比而言,作者提出的腐败与反腐败模型,就对腐败行为有着更为细致的解释,政策含义也更丰富,特别是积极开展制度预防腐败工作的重要性。

这里,就试图更加细致地去解释教育与腐败动机和腐败行为的关系。其实,与腐败有关的行为也不只是腐败行为,从腐败到廉洁,根据程度不同,还应当有不廉洁行为、不腐败、廉洁行为、反腐败行为等。同样,与腐败有关的动机还应包括不廉洁动机、不腐败动机、廉洁动机、反腐败动机等。因此,这里所说的行为和动机包括与腐败有关的各种行为和动机。教育应当并且能够在与腐败有关的不同动机、行为的选择上发挥重要的作用。人们在不同行为之间做出选择,不仅受不同动机的支配,还应该有技能(包括知识、技能、策略与方法等)方面的因素。与腐败有关的动机如何,跟人们对于腐败还是廉洁的价值、态度有关,而人们对于腐败还是廉洁的态度,又和他们对于腐败或廉洁的认知[3]有关。技能具有中性的特点,也就是说,技能既可以用来实施腐败,也可以用来实现廉洁、反对腐败。因此,技能到底如何被使用,和与腐败有关的动机,或说与人们对于腐败或廉洁的态度和认知有关。基于此处的拓展分析,就提出下面的廉洁教育作用的框架模型。

认知

态度

行为

技能

贪腐/不廉洁/不腐败/廉洁/反腐败……

教育

  

图1 廉洁教育作用模型

 

总之,尽管腐败行为的深层原因是人类的腐败动机,但由于人类所独有的理性、反思、认知特点或能力,使教育可以发挥独特的、重要的、多方面的作用。总体来看,教育可以改变人们对于腐败行为本质的认知,可以改变人们的对于腐败行为的态度,并由此影响人的行为选择;此外,教育还可以传授给人们抵制、治理、防范腐败的策略、方法、知识和技能,也就是可以在反腐败或实现廉洁的知识和技能的普及与推广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技能也可以在人们的行为选择,特别是在选择或实现廉洁上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些作用是预防和惩处所没有的,或者是不能直接发挥的,或者虽有发挥但存有一定的局限。

由于廉洁教育专门作用于人的“腐败动机”,且发挥着惩处和预防所难以起到的独特作用,使教育成为决定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否取得反腐败成功的一个必要条件。[5]其中,对于青少年进行廉洁教育更具有战略性的意义。众所周知,青少年是一个国家或社会的未来,他们持有怎样的价值观,决定着该国家或社会的未来。[7]

中国香港的廉洁教育实践可以作为青少年廉洁教育具有战略性重要意义的一个难得的证明。1974年2月14日,香港廉政公署正式成立。这是香港反腐败历史上的一件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其实,伴随该事件,且具有同等重要性的是香港对于其反腐败战略的调整,即提出打击、预防和教育“三管齐下”的新反腐败战略,取代了此前仅诉诸于打击的单一战略。香港也是最早把教育正式纳入反腐败战略的地区,并在廉政公署内专门设立“社区关系处”以实施该战略。根据《廉政公署条例》,社区关系处的法定职责有二:(1)教育公众认识贪污的祸害;(2)争取公众支持肃贪倡廉的工作。近40年来,香港廉洁教育战略的有力实施为香港的反腐败成功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1992年以来,香港廉政公署委托一个专业调查研究公司,连续对廉政公署的反腐败工作及其效果进行评估调查。其中,有几个关于廉洁教育工作和效果的调查题目,最近几年的调查结果是这样的:香港市民(受访者)对于公务员贪污的容忍度平均得分不超过1分[9]。这些调查评估数据表明,香港廉政公署持续开展的、有效的廉洁教育,特别是青少年廉洁教育对香港的反腐败成功做出了战略性的贡献。如果没有这些教育,青少年的廉洁价值观就不会和曾受过腐败“祸害”的长辈们相似。

2.政策发展

虽然早有香港的卓越个案,但从全球来看,廉洁教育开始进入国际和各国的政策是新千年以后的事情。

2005年12月14日生效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明确主张:“各缔约国均应……㈢ 开展有助于不容忍腐败的公众宣传活动,以及包括中小学和大学课程在内的公共教育方案;……。”[11]

2005年,中国大陆把面向全社会的廉洁教育以及青少年廉洁教育列为政府的政策。在中共中央颁布的《惩防体系实施纲要》文件中,首次提出:反腐倡廉教育要面向全党全社会,……。积极推动廉政文化社区、家庭、学校、企业和农村。……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和共青团组织要把廉洁教育作为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重要内容,……。[13]在后来的另一个官方文件中,青少年廉洁教育政策内容更为具体和完整:“把青少年廉洁教育作为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充分发挥课堂教学的主渠道作用,在中小学思想品德类课程和高校思想政治课程标准中明确廉洁教育内容,扎实推进廉洁教育进教材、进课堂、进学生头脑。 ”[15]

按照这三个标准来衡量,全球青少年廉洁教育做得好的国家和地区真的是屈指可数。甚至恐怕只有香港一个地方基本符合。首先,香港的廉洁教育是法律,即《廉政公署条例》的硬约束,廉政公署的社区关系处是廉洁教育的专责机构,香港政府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