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师范大学纪委办、监察处

女贪官家中现26公斤现金(连载)

2009年4月30日
分类:警钟长鸣
以权牟利结成“腐败圈” 借招商引资批地圈钱

  潘玉梅的人生追求发生偏离后,她和官场上几个朋友联手,与不法商人结成同盟,借壳换地,借地圈钱,逐渐形成以权牟利为手段、以权力商品化为特征、以权力积累资本为目的的“腐败圈”。

  2003年初,栖霞区迈皋桥街道筹建创业园区在招商引资,潘玉梅、陈宁(迈皋桥街道原主任,区财政局原局长,同案被判处无期徒刑)二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逐渐成为一对亦步亦趋、侵吞国有财产的“腐败搭档”。

  他们首先物色了一个港商陈某,共同商议成立南京某工贸有限公司,并将创业园区内100亩土地,以低于市场价每亩8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陈某。之后陈某则以工贸公司名义,将上述100亩土地转手以每亩24万元价格转让给南京某体育用品公司,从中获利1500余万元人民币。事后,潘玉梅、陈宁分别收受陈某贿赂480万元。

  为防身份暴露,在注册成立工贸公司时,潘玉梅以其亲属名义登记并占公司34%的股份,陈宁以其亲属名义登记并占公司33%的股份,且二人均未实际出资和参与经营管理。在这起对集体土地寻租的事件中,潘玉梅掩人耳目打出了“三张牌”, 从而以低廉成本获取了土地溢价的超额利润。

  一是倒签协议,虚假经营。由于工贸公司购买的土地明显低于市场价格,潘玉梅、陈宁便将购买协议签订时间提前。而在土地运作中,该公司始终没有项目进驻,仅象征性地做了些土地平整的基础工作,掩人耳目。

  二是变更股东,虚假转让。工贸公司成立仅半年,潘玉梅等人便以转让企业的名义变更股东,将工贸公司转给南京某体育用品公司,实则从中获取土地的巨额溢价收益。

  三是迂回走账,洗黑钱。为防败露,潘玉梅让港商陈某将480万元赃款先打到其友孙某所在的某工程技术翻译院账上,然后以陈某的名义参加该院的高息集资,一年后才辗转给潘玉梅本人,给人以正常经济往来的假象。对于从中获取的一笔330万元赃款,潘玉梅先是在银行开户存入,第二天迅即销户,然后以其母亲名义另存银行。陈宁对收受港商陈某的480万元赃款,先是将其中280万元有偿借给陈某使用,另外200万元人民币以其妻女名义分别购买银行理财产品、信用社股权及支付房款,这笔钱在其个人银行账户上则无影无踪。

  滚滚而来的金钱不费吹灰之力,令潘玉梅等胆子越来越大,不时动用以权捞钱的魔杖。她在忏悔书中写到:“当权力真正成为打开生财之道的万能钥匙,什么党性、宗旨都抛在脑后,有的只有得意和疯狂。”

  为谋取非法利益最大化,潘玉梅如法炮制,她与时任南京市某局局长的周某(另案处理)、南京市某公司书记兼副总经理的江某(另案处理)、某厅处长孙某(另案处理)及某市房地产开发公司法人代表顾某等5人共同商议成立一家公司,以便专事潘玉梅主管的创业园区某地块的运作。

  5人先期共同投资人民币1100万元,购得创业园区267亩土地使用权。两年后,潘玉梅拍板让创业园以5800万元的高价回购了该地块,5人则从中非法牟利1700万元,而该地块是创业园区唯一高价赎回的土地。
 
  关系网互相渗透  揪出15人还有一厅干

  南京市纪委办案人员介绍,从表面看,潘玉梅案件涉及的人和事似乎是单独、孤立的。实则在这张围绕集体土地寻租织就的关系网中,多个违纪违法链条相互交织,相互渗透,牵涉多个贪污、贿赂、经商办企业等违纪违法问题,形成规模较大的群体腐败案件。

  特别是少数“一把手”借地圈钱,低买高赎,恣意寻租,其腐败行为渐趋集团化发展。其中,潘玉梅与时任迈皋桥街道主任的陈宁结成同盟,两人不仅通过工贸公司买卖土地共同受贿各480万元,还为其他公司降价购买创业园区300亩土地从中共同受贿各50万元。潘玉梅除受贿792万元人民币、50万美元外,还非法获利425万元,陈宁共计受贿559万元。

  潘玉梅案件暴露出的土地寻租黑洞引起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蒋宏坤市长在南京市纪委汇报该案的《纪检监察要情》上作出重要批示:“此案很有教育意义。加强对集体土地的管理要引起各级领导干部的重视”。

  对此,南京市纪委牵头组织执纪执法机关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对发现的问题和疑点逐一深挖细查,扩大战果,从一条线索带出一批大案件,严肃查办了一批违规利用集体土地非法获利严重违纪违法的案件,从而斩断土地寻租的腐败路径,严惩腐败分子。

  资料显示,该案共查出违纪违法党员干部15人,其中县处级干部8人,厅级干部1人,已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8人,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5700余万元,当地群众无不拍手称快,社会反响强烈。

  南京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龙翔介绍说,严查腐败案件是南京市纪委监察局始终作为重中之重、紧抓不放的工作。近5年来,全市纪检监察机关每年查处案件700件左右,查办县处级干部70人左右,查办违纪违法金额十万元以上案件100件左右。

  从潘玉梅案件看,由于土地资源的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土地交易背后常常有权力寻租的影子,这也是纪检监察机关关注和监督的重点。潘玉梅窝串案件的及时查处,不但清除了党政机关内一窝“蛀虫”,而且为南京市进一步规范农村集体土地经营发展提供了保障。(本文完)
           (来源: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