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师范大学纪委办、监察处

“南宁第一贪”--- 张建辉的堕落与忏悔

2009年3月10日
分类:未分类
 
   “二是法律意识淡薄,滥用手中权力。自己担任邕江提岸公司书籍、董事长后,手中有了权力。自己担任邕江堤岸公司书记、董事长后,手中有了一定的权力,这是组织的信任,领导的重用,自己虽然在堤路园工程、城乡清洁工程中认真扎实地干实事,作出了成绩。但在干事业的同时并没有把组织的信任和重用作为一个认认真真做事、老实踏实做人、堂堂正正做官和积极上进的新起点,而是违反法律、滥用了手中的权力,使这个权力变成一些不法承包商、包工头牟取利益的工具,也成了自己谋取私利的工具,自己滥用权力得‘利’的同时,也带来了‘祸害’,以致落到今天的地步!”             
                                                      ---张建辉《我的深刻检查》
 
 

       2000年9月,邕江暴发百年一遇的大洪灾,市区南岸一片汪洋。这次特大水灾促使南宁市政府下大力气建造防洪堤,成立了直属市政府的南宁市邕江堤岸建设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具体负责邕江市区段整个堤防工程——堤路园建设。“堤路园”顾名思义,即既是河堤,又是道路,还是公园,集防洪大堤、交通要到、旅游长廊为一体,工程浩大,全长54公里,总投资50个亿。2001年10月,“水利专家”张建辉调任该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兼任南宁市政府副秘书,走到人生的最辉煌点。

因此每天前来争取工程的包工头络绎不绝,张建辉的办公室门庭若市,热闹非凡。也是这个时候,数十亿的工程项目让一些包工头如苍蝇般飞到张建辉身旁。

      早在2000年送了30万元个张建辉的顾某近水楼台找到张建辉:我挂靠了一些单位参加堤路的一期工程的投标,请多关照。……”“我如果中标了我会按3个点的行规给呢好处费。”

     “有钱能使鬼推磨”,是旧社会官府腐败的写照。不幸的是如今朗朗乾坤,依然移魂不散。顾某的钱没白花,在张建辉的关照下,在以后的2004年、2005年堤路园二期三期工程招投标中,他都顺利中标。这两期工程顾某前后送给张建辉310万元。次数太多了,“具体分多少次给,每次给多少钱,在哪给,什么会四间给,由于我没有记录,所以确实想不起来了……”给他钱的何止顾某一个。收钱的人记不清楚,送钱的人可是都有一本明细账。

 
 
 
    “这些年来,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暴富的群体。这些富族一是没有什么文化;二是没有技术专长;三是无任何经济基础,有的仅凭在工程建设中包工或通过其他渠道谋利,几年功夫便迅速致富。看到这些新富翁,自己心里不是滋味,也不平衡。我比他们哪样差呀?可以说什么都比他们强,只是自己是国家公职人员而无缘致富。有了这种心理,再加上看到这些老板们花天酒地,香车美女,花钱如流水,心里“羡慕”的同时也刺激了个人私欲的膨胀。想到自己大小也是个处级干部,公司董事长,这些包工头通过利用我手中的权力牟取了暴利,发了财,而自己按“行规”收他们的“好处费”也就理所应该了。”
   “这些年来,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暴富的群体。这些富族一是没有什么文化;二是没有技术专长;三是无任何经济基础,有的仅凭在工程建设中包工或通过其他渠道谋利,几年功夫便迅速致富。看到这些新富翁,自己心里不是滋味,也不平衡。我比他们哪样差呀?可以说什么都比他们强,只是自己是国家公职人员而无缘致富。有了这种心理,再加上看到这些老板们花天酒地,香车美女,花钱如流水,心里“羡慕”的同时也刺激了个人私欲的膨胀。想到自己大小也是个处级干部,公司董事长,这些包工头通过利用我手中的权力牟取了暴利,发了财,而自己按“行规”收他们的“好处费”也就理所应该了。”
                                                      ---张建辉《我的深刻检查》
 

      刚刚跨入50岁的张建辉用自己的贪婪人生应验了这么一个真理:一切利欲熏心之徒在目空一切的地非法肆意攫取不义之财的同事,等于一砖一石的给自己建造一个地狱!

透过厚厚的案卷,我在想,前车已覆,来者足鉴,张建辉案件有哪些值得深思的问题和教训呢?

      一是贪官的话不可信。贪官落网,接受审判,无不痛哭流涕,悔不当初;骂自己狗血淋头,差根源挖地三尺;忏悔之情,感人肺腑,自责之意,令人动容。张建辉也一样。在大家的印象里他好像还会死挺廉洁的,他常在大会、小会上说,市委、市政府对我们的工程很重视,我们千万不能够给市委、市政府抹黑,不能够说工程上去了,干部却倒下了。可是现在呢?反过来,是他先倒下了。“张建辉口言善,身作恶,像人又像鬼。”

      二是教育不是万能的。这些年来,自治区、南宁市在预防腐败抓教育方面下了而很大功夫,成效也十分显著,但腐败现象在一些领域还是呈易发、多发的态势,为什么?一句话,骨子里想腐败的人,教育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张建辉处在这样一个位子,市里对他的教育不谓不严格。

      三是再好的制度也有漏洞。在工程招投标方面,我们建立一整套制度,有严格的操作程序,所有的中标表面上看是合规合法,但实际撒谎那个不少的工程招标都是经过人为暗箱操作,包工头得以中标承揽到工程,人为因素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四是监督还是一个大问题。这里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指对张建辉这样的单位“一打手”的监督。熟悉张建辉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比较牛、比较专横、比较霸道的人,个人独断大权,他定下的事情,不允许别人推翻。另外八小时意外的监督几乎等于零。张建辉的违法乱纪系行为,与八小时以外的“交友圈”和“生活圈”密切相关,他的违法乱纪活动,也大多发生在八小时以外。另一方面是对招投标、拍卖、集中采购等机制上缺乏有效监督。

      五是伸手总是要被抓的。这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在张建辉的身上再次得以证明。

法院判决,张建辉在长时间内,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条件,连续收受多人多次介于的贿赂款,受贿犯罪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论罪应判处以死刑立即执行,并没收其俄国人全部财产,鉴于张建辉具有立功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主动坦白认罪、主动积极退出全部赃款的从轻处罚情节,法院决定依法对被告人张建辉从轻处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30万元。

     人们常言道:坦白从宽,牢地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然而党的政策从来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次在张建辉的身上再次得到充分的体现。

(完)